首页 股票开户正文

买房赚500亿元!王以现金方式向31万名小股东减持股份

投资收益是2万倍,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天使投资人和中国版的孙正义。龚洪甲对领先的证券公司海康威的投资一直被认为是对神话的投资,2001年投资245万元,目前收入近500亿元。

“受益2万倍”神话也成为了龚红甲最明显的标签。这也让他登上了胡润百富榜,他的妻子陈春梅以650亿元的财富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排名第34位。当时,龚红甲的身后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和马东敏。

宣布降价后,股价暴跌。

5月22日晚,何康威世宣布,持有公司12.55亿股(占总股本的13.43%)的股东龚洪甲计划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即不超过1.87亿股的股份。

公告称,此次减持是针对其自身的资本需求;降价将根据实施降价时的市场价格确定;这项削减计划的实施还不确定。龚洪嘉先生将根据市场情况和公司股价决定是否实施此次减持计划。

根据河康威仕5月25日的收盘价,该计划中最大减持股份数量相当于52亿元的市值。龚红甲目前的市值为351亿元。海康威最新的总市值为2615亿元,拥有31.26万名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5月25日,也就是何康威仕宣布龚红甲减持的第一个交易日,何康威仕的股价下跌了6.61%,市值较5月22日的收盘价下跌了185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龚洪甲在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是公司股东。当时,他持有约1.24亿股合康微世股份,占合康微世发行上市时总股本的24.975%。根据海康伟世招股说明书,海康伟世成立时,龚宏嘉出资245万元,占49%。

它在10年内减持了21次。

据了解,龚洪甲在过去10年里减持了21次。

2011年8月18日,龚洪甲首次减持了鹤岗微市,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了840万股,平均交易价格为41.83元/股,现金流量为3.48亿元。

最近一次减持是在2018年1月22日,当时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了1590万股,平均交易价格为37.48元/股,现金流为5.96亿元。今年3月,中国证监会对龚洪加新违规行为的调查刚刚结束,龚洪加新被采取行政监督措施。

在此期间,海康伟世的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419.05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576.5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相应地从94.11亿元增加到124.15亿元。然而,与半导体和5G科技股创出新高的最近一年不同的是,在2018年3月创出新高后,禾康威的股价经历了两年多的上涨和震荡,最终实现了整合。最新股价从高点下跌了31%。

值得一提的是,龚红甲曾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和康伟时的股份,而本轮计划是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

此外,在龚红甲减持股份后,海康微视也开始大量发债。因此,单从股本总额来看,龚洪甲的持股比例甚至是10年前的10倍,其市值甚至更高。

据了解,龚红甲在此前21次减持中套现约146亿元,剩余股份对应的最新市值为351亿元,共计497亿元,而原价仅为245万元,投资回报率超过2万倍。

被称为“中国版的孙正义”

孙正义通过投资阿里巴巴获得近2000倍利润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而龚宏佳投资河康卫时的故事让他成为中国版的孙正义。

早在2001年,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和龚洪嘉以500万元的注册资本共同投资成立了海康微世,其中龚洪嘉出资245万元,占49%的股份。

至于投资河康威仕的原因,许多媒体报道称,龚洪嘉是出于“帮助老同学创业”的心态,并不指望获得巨额利润。

据公开资料显示,龚洪嘉于1986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他在广州和香港从事电子产品的对外贸易。陈宗年和胡扬中是创办自己公司的两位“校友”。目前,陈宗年仍担任海康威董事长,胡扬中任总经理。

2010年,何康威仕登陆a股主板。根据当时的招股说明书,龚红甲持有24.80%的股份,排名第二大股东。龚洪甲是上市公司的副董事长,但他没有从上市公司领取工资。

自2011年以来,除了不断减少现金持有量外,龚宏佳还能够从何康威士获得股息。根据选择数据,和康微视的分红也达到了153.38亿元。即使按照龚红甲13.43%的持股比例计算,其获得的股息也超过了20亿元。

累计财富超过500亿元,比龚洪甲245万元的初始投资增加了2万多倍。这个数字也为龚红甲赢得了“中国之子”的称号。

2018年4月,在“2018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上,真正的基金创始人许小平曾问龚洪嘉:投资回报率超过1万倍是什么样的体验?龚红甲说:“第一种感觉很糟糕,第二种是恐慌,第三种是不知所措,第四种是回答我是谁。”

“2万倍的收入”也直接让龚红甲成为胡润白最富有的人之一。2019年10月10日,根据胡润百富榜,龚红甲和陈春梅以65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34位。当时,龚红甲的身后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和马东敏。

2020年2月26日,龚红甲和陈春梅以690亿元的身价在胡润百富榜上排名第180位。

箱根微石正面临十年来最大的考验。

龚洪嘉在此次减持计划中披露的时间点距离海康威上市10周年只有6天,这可能是一个巧合。

在过去的十年里,在高度分散的证券市场中,禾康威仕的领先地位得到了进一步巩固。2010年,公司收入36.05亿元,2019年收入达到576.58亿元,增长15倍,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增长近11倍。

目前,河康威仕正面临十年来最大的考验。在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该公司坦言:“就收入增长和净利润增长而言,2019年确实是过去十年中最糟糕的一年。”该公司还表示:“我们认为,2019年不会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今年第一季度,海康微视的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负增长。

除了国内外宏观经济下滑的不利影响以及该行业面临的需求不足之外,赫康威认为,自去年被美国商务部列为上市公司以来,它遇到的主要挑战之一。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中信证券电子分析师胡烨·钱文早些时候表示,“该公司需要从美国进口的大多数产品都是后端服务器,包括英特尔的中央处理器、Avida的图形处理器、希捷的机械硬盘、TI的电源管理芯片等。这些产品可能会受到定向打击的影响。”

2019年,为了应对美国出口管制的风险,禾康威世增加了美国的材料库存,以便为产品更换争取时间。2019年末,公司存货余额为112.68亿元,年初为57.25亿元。截至今年3月底,库存余额已达124.74亿元。

海康微视表示,公司2020年的总体战略可以概括为九个字:“控制风险,确保增长,谋求发展”。关于2020年上半年的预期,考虑到新的皇冠流行病和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公司保持持续的关注和谨慎的反应,并没有提供上半年的业绩指南。

《中国证券报》、《上市公司公告》、《红星新闻》等

最近发表